• logo
瓯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教育

云吞入梦来

2018/11/04 10:25 来源: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:王一川 浏览:3134

 温州市外国语学校八(1)班 王家禾

“梆——梆——”

竹筒哼着幽曲儿,浓郁的汤汁味勾醒都市的人儿。午夜的帘幕下,年过半百的阿伯推着原木小车沿着街灯的曲线,卖着现烹的云吞,车首燃着炉火,与手工擀成的云吞皮——薄嫩薄嫩。转身入梦,那些下锅的云吞也潜入了梦中。

于永昌古乡的院落,姥姥晃着摇椅随我絮絮叨叨,她嗫喏着温州的逐渐繁华,是在忆,同是这故土孕育的过往。她眯眼看我半响,是在看我母亲的少年时光。

那时滨海的温州不过一小渔村,无论是我母亲那些年少胆大,气血方刚的姨夫,又或是邻院,人至不惑,膀大腰圆的叔伯们,都以打鱼维持生计,姥姥等辈的妇女精明地将食材风干、腌制。里外忙活得不可开交,耳听屋外“梆声”渐响,便忙推开窗户大喊声馄饨,便与几个妇女一桌散讲着张家长李家短。一盏茶功夫,云吞微凉。都各低头吮着汤水,将篇篇闲话吸溜到肠胃里,再从眼睛里透出满足,姥姥说,她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澄澄的,澈澈的。母亲自小嘴挑,浓油厚咸自是不肯多尝。总是在云吞推车旁嘟囔着不要醋、酒,不要青葱,阿伯听着这小丫头片子牢骚式的指指点点,也不恼。刮了刮母亲的鼻尖,然后弯腰去烹,母亲好的那口清鲜。

啊,那敲梆声悦耳,声声都属温州人的温柔乡,纳藏了温州人的灵魂。

“薄施豆腻佐皮软,省著椒香防乳消。”云吞皮以“软”字不足述,薄可透炎阳,而不裂。嫩可抵婴儿之肌,甚滑哉。云吞自李唐来别于水饺,必也是因其皮薄如纱翼,形之翩翩区于水饺的边边工整,这也正是南方人血液里的轻柔吧。不过这区区面粉糊成的片儿怎够说道?恰不,其五味俱全。汤料不在乎大小多少,而是入味与否。汤勺一抡,那切丝萝卜的甘味,榨菜开胃的咸脆,紫菜拌蛋丝的经典鲜。都全于云吞处汇聚,一口而下,晕染绵延于唇齿,经久不散。

温州云吞个头实而不壮,馅料丰而不满,用抽屉盛着待下锅的云吞,那皮与馅的黄金比例,像南方姑娘略娇的形体,又是东方犹太人灵巧的手工所致。一木盘的云吞下了锅,热气蒸腾。迷雾和昏黄的光晕一星一点的蒙上眼,仿佛有一种幸福的暖意,它从眼球侵入了心田。接着,葱花与菠菜,切丁的肉末淌入沸水,滋生出一派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作风。木盖横蛮的覆盖了锅口,却隐不住香味。周遭是夜,俱无限想象的墨色。站在单车旁吸溜着云吞一丝一缕的气息,哈出的冷气也令人垂涎。捧着汤碗,就坐在街道长凳,就着温州微咸的空气,啜着微微烫口的云吞,“滋溜”最末一个云吞入胃,肉鲜、皮鲜、汤鲜,在味蕾,曲终舞未停。手心余温,腔中余香,眉心余汗,蓦然回首,街坊一隅呼喊着云吞。

“梆——梆——”

相关新闻

  • 声明: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[2001]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

地址: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:0577-88096870

时时彩阶梯倍投方案图